周泽楷的呆毛

纯周叶,讨厌黑周叶的

我们学校的两宝母猫吴邪和张起灵,罐头为爱心人士捐赠

太太,请问 @腹黑の渣渣酱 这场景像不像呆在纸盒子里睡觉的楷喵喵

可怜的小猫猫终于有了自己的家!

太太,这只猫像不像要睡着的楷奶猫?总感觉这只猫性格 @腹黑の渣渣酱 有点像楷奶猫

妈耶!爷爷和姥爷是同一天(8月3号),大家别忘了投票,让他们俩一个第一一个第二

[周叶]寒江雪3 灵契paro

“周泽楷你?!松口,别吻了!有人来了!”
“啪!”未等周泽楷松口,就有一巴掌扇了过去,正是苏家长女苏锦绣。
“他是谁?”苏锦绣气呼呼地揪着周泽楷的衣服不放,恶狠狠地瞪着叶修。
“滚!”周泽楷怒道。
“你别忘了苏沐秋是怎么死的!而你又答应了他什么?”苏锦绣抛下这二句话就气冲冲地走了。
“小周,你认识苏沐秋?”叶修有些诧异,因为他大学有个同学叫苏沐秋,后来……
周泽楷刚想说什么,但结果身子一歪,差点摔倒,幸亏叶修扶住了他,叶修摸了下周泽楷的头,发烧了!叶修刚想叫人,就听见周泽楷喃喃细语道:“秋……对……不……起 ……法……害……死……了……他……车……祸……他们……安……排……但……你……却……死……于…………”
叶修听一头雾水,想了想还是叫人把周泽楷扶回了屋。
翌日……
“呼?嗯?”周泽楷很诧异地看着周围,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。
“小周,你醒了!来喝药!”好友江波涛一脸担心地看着周泽楷,把药端给周泽楷,周泽楷却问:“叶修呢?”
“出去了,还有他让我问你昨天晚上你说的那堆话什么意思?”
“啪”周泽楷手中的碗摔成粉碎。他知道了,一切都完了,不,他不知道,想到这,一行眼泪从周泽楷的眼角流出。
江波涛似乎察觉到什么,赶紧找东西收拾下地面。
叶修正在周家后院溜达,当准备离开,却有一人拦住了他,正是他的同事黄少天!叶修有些惊讶,却听到一个柔和的声音道:“叶修,小心周泽楷!”叶修刚想问些什么,但只一瞬间人就不见了!叶修突然明白了什么,周泽楷可能一直被人误解过,否则……?叶修摇了摇头,快步离开,却不知,命运再一次捉弄了人!




这算不算抄袭?听他们说,没有授权?!

(周叶)我是谁(东隅未逝篇)

“我是谁?”年幼的周泽楷一直在问这个问题。
“泽楷,听好,身为一名优秀的间谍,不应该问些奇怪的问题!”他的导师张益玮在一旁教导着。
“不想……”
“小周!”好友江波涛在一旁提醒到,因为导师不允许他们说这样的话。
  “老师,请您放过周泽楷他吧!”其他人也纷纷为周泽楷求起了情。
  “哦……那你们……”张益玮拿着鞭子,像个魔鬼一样一步一步走过来
  “老师,小周……你快道歉呀!”
  “对不起……”
  “晚了……”张益玮拿着鞭子抽了下去,江波涛一开始想拦着,但叫张益玮一脚踹飞,晕了过去。
  “唔……疼……”周泽楷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挨打关小黑屋了。
  看着外面的星星点点,周泽楷不禁回忆起自己的父母,他们生前都是一名优秀的间谍,后来牺牲了,然后他的导师张益玮就把他带走了,说是什么他父母的心愿,可是周泽楷记得自己父母非常反对自己当间谍,只希望自己平平安安度过一生。
  突然,一滴眼泪从周泽楷的眼角滚落了下来。
  自己怎么会哭,不对,自己早已失去所有,为什么会哭?周泽楷这样想着,但结果还是哭了起来
  “小弟弟,你怎么了?”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周泽楷,他抬头一看,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生出现在自己面前,可仔细一看,感觉她是个男生?
  “别看了,我是男的,今天我妈带我和我弟弟去参加一个婚礼,我就偷偷摸摸地溜了,为了不暴露,让老管家给伪装了下!”
“唔……历害……”
  “咕噜咕噜……”周泽楷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,周泽楷害羞得捂着脸,男孩看了看周泽楷,跑开了,大约过了三十分钟,他又回来了,手里拎着一个袋子,里面是米粉。
“给,吃吧!”
“谢谢!”
  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 “周……”周泽楷刚想回答,就听见远处有人在不断喊“叶修”这个名字。
“遭了,我得走了,这个给你!”叶修将一根刻有自己名字的簪子递给了周泽楷,周泽楷也将一根刻有自己名字的笛子给了叶修。
  看着叶修远去的身影,周泽楷想起母亲说的话:“泽楷,你看,这根笛子上刻了你的名字,如果有一天,你有喜欢的人,就送给他……”
  周泽楷看着那根簪子上的“叶修”二字,羞红了脸,期盼着与他的再次见面。
  但他与叶修再见面时,才发现,他们二人终究会其中一人会为另一个人而死!

由于快高考了,所以我只写了这个,然后与朋友画了个画,字有些丑,表嫌弃!